海南新闻门户网

DS去留两难:销量下滑产能空置 巨额投资难解困局

?

新京报

价格过高,营销不佳,品牌影响力弱,法国豪华车难以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

近年来,法国汽车市场在中国市场并不是很好,尤其是DS品牌的法国高端豪华车。今年上半年,销量仅为1,721。 2018年,DS的销量为3,867。看来DS今年仍在继续下滑。自进入中国市场以来,DS的销售额基本上已经下降了一年。其中,2015年销量达到27,000辆,进入中国市场后销量达到顶峰; 2016年,销售额为161,000; 2017年,销售额仅为5,800。

面对如此惨淡的局面,长安PSA总裁孟诺在今年年初表示,“绝不会放弃中国市场”。 DS为了挽救中国市场,最后两种方式:一是传统燃料车的力量,希望2020年DS7的销量可以大大增加;第二个是新能源汽车,有业内传言DS正在与奇瑞谈判,方向是新能源。

中国市场法律体系中的品牌竞争力不足

DS是雪铁龙海外的奢侈品牌。它于2011年引入中国。2014年,该品牌独立,并进入了法国高端汽车的形象。然而,在过去八年中,虽然DS在法国的销量很好,但在中国,奢侈品牌并没有市场声誉。

对于DS品牌的尴尬地位,PSA集团管理委员会主席唐伟士主要归结为两个方面:第一,营销和宣传不足以让中国消费者充分了解法国精湛的工艺和法国奢侈品的色调;二,长安合资公司标致雪铁龙的运营和融资存在问题。事实上,目前国内市场竞争激烈,像BBA这样的奢侈品牌不得不打价格战,推出各种入门级车型,以及雷克萨斯,凯迪拉克,沃尔沃,捷豹等二线奢侈品牌罗孚分享其余的市场,DS的高端能力甚至不能与大众和别克相媲美,而且确实无法进入市场。主流豪华车品牌。业内人士认为,归根结底,PSA在中国市场没有足够的综合实力,也没有足够的历史积累来实现豪华车品牌。

据了解,深圳长安PSA厂的生产能力严重空缺,因此两年前,它开始承揽长安自主品牌汽车。据媒体报道,长安汽车已将新奔驰和EV的生产任务放在CAPSA的深圳基地。汽车行业分析师钟石告诉新京日报,OEM模式的前提是模型销售良好,母厂的生产能力不足。基于近期长安的销售大幅下滑,DS难以维持OEM模式。

消费者很少喜欢没有亮点的新型号

最近上市的2200 DS7被认为是DS品牌在中国市场的死水之战。尽管如此,2020 DS7不太可能提升DS的整体销售额。

在外观和内饰方面,2020 DS7延续了目前的设计风格,增加了流行的银色机身颜色和黑色RIVOLI CLAUDIA皮革内饰。车身外观没有新的亮点。 2020 DS7的定价与DS6的入门级型号非常吻合。前者价格为208,900,后者价格为209,900。事实上,很多型号的DS都没有打开价格差异,可以说它们相互干扰。此外,六速变速箱还没有受到消费者的青睐。当丰田,本田,别克等品牌推出8AT,9AT,10AT变速箱并将其置于普通车型上时,没有计划升级6AT DS。幸运的是,2020款DS7采用的是8速手动一体机,但发动机仍为1.6T,这与豪华车的定义不符。

DS是一个奢侈品牌,因此在紧凑型市场中,DS7应该是宝马X1,梅赛德斯 - 奔驰GLA和奥迪Q3的三大强敌。然而,DS7的价格比BBA便宜得多,因此有必要面对雷克萨斯,讴歌,英菲尼迪的竞争,而这些品牌的背后是丰田,本田和日产。一些业内人士指出,2020 DS7维持目前的销售并不容易。

为了陷入两难境地,新能源前景的发展难以衡量

据了解,自2011年PSA与长安标致雪铁龙进入DS品牌后,长安2016年累计损失超过10亿元。正是在这种情况下持续亏损。 2017年6月,长安汽车再次与PSA签署了深化合作战略协议,并紧急向DS项目“输血”人民币36亿元。

最近,有报道称奇瑞正与DS谈判,合作的总体方向是新能源。在中国的新能源豪华车市场,奥迪,梅赛德斯 - 奔驰等刚刚推出新能源,DS似乎有机会“翻身”。业内人士认为,DS与奇瑞之间的合作可能是DS正在考虑奇瑞在新能源领域的技术,并希望通过合作开发新能源汽车来弥补燃料汽车的差距。早在2011年,当长安标致雪铁龙成立时,就提出将新能源汽车合作纳入公司的发展计划,以生产更节能环保的产品。然而,八年过去了,但DS的新能源汽车尚未上市。最后,在今年的上海车展上,DS带来了四款新能源动力车型,并计划在2020年推出首款新能源车型。但是,在燃油卡车未能开启市场的情况下,DS的新能源车辆计划可能并不容易。毕竟,所有汽车公司都已进入新能源市场,竞争形势也非常激烈。

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这次,也许是DS最后一次站在中国市场的十字路口:如果离开,生产和销售都很低,产能空缺,生产线开放一天;如果离开,中国和法国已经重生了这个旧的。该品牌投入了大量资金,现在损失严重。一旦他们放弃,谁将承担这个重担?

新京报记者刘洋

主编:包一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