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新闻门户网

台海集团危局:合作方追债 实控人名下已无银行存款



泰海集团危机:合伙人起诉债务追讨没有真实控制人名下的银行存款

新京报

台湾领先的核电设备公司拥有一座陷入困境的核电。

8月20日,由于未能披露信用损失和股息延期信息,台湾自卫队核电由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出监管函。这是台湾海峡核电在过去三个月收到的第五封监管函。

今年4月,“新京报”独家报道了台湾海峡核电未申报信息的未公开信息,台湾海峡核电和台湾海峡集团的资金问题引发了市场关注。台湾海峡两岸和台湾海峡两岸核电一直涉及许多法律纠纷,并被合伙人起诉追缴债务。最近,“新京报”记者获悉,法院最近作出的执法裁决表明,泰海集团,泰海核电和泰海集团的实际控制人王学新暂时没有银行存款,房地产,车辆和证券。

在财政紧张的背景下,台湾海峡两岸和台湾海峡核电也开展了自救。 7月,在烟台市政府的带领下,泰海集团从四个机构获得了50亿元的战略投资。

在上述问题上,“新京报”记者于8月20日对台湾海峡集团进行了电子邮件采访,截至发布之日尚未收到回复。 8月21日,泰海核电证券事务代表向“新京报”记者回复称,该公司的股息已经完成。公司和泰海集团已宣布解决资金问题,融资和投资等措施。至于涉及台湾核电的法律诉讼,该代表表示,他需要在回复前与公司的法律事务沟通。

6fe2-icmpfxc3527778.jpg

2017年8月,中国国际能源峰会暨展览会在北京举行。图为台湾核电展。图/愿景中国

太湖核电监管信函延迟披露不值得信赖的事项

8月20日,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布了对台湾SMD核电的监管函,原因是公司信托失去了信息泄露。

根据监管函,2019年3月25日,烟台泰海曼努埃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及董事长兼控股股东烟台泰海集团有限公司,是泰海核电的全资子公司。电力和泰海核电是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人。 4月18日,中国执行信息披露网站不可信赖网站遗嘱执行人员名单中删除了上述失信信息。泰海核电直到6月4日才公布重大事件。

这一次,“新京报”首次报道了这封损失信。 4月11日,“新京报”报道台湾的核电被法院列为不值得信赖的人(俗称老赖)。当时,台湾核电站相关人员通过电话告诉“新京报”记者,这起事件与和平有关。 “该小组通知我们已经处理完毕。”

深圳证券交易所在8月20日的监管信中表示,该公司的上述行为违反了该机构的有关规定《股票上市规则(2018年11月修订)》。请台湾核电局董事会关注上述问题并吸取教训。及时提出整改措施,并于2019年8月23日前向社会公布,以防止上述问题再次发生。

不诚实的事件与公司资本链直接相关。

“新京报”记者获悉,泰海核电有法律诉讼,法院已裁定冻结部分银行存款。

今年4月,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人民法院裁定,青岛川新实业有限公司与台湾核电销售合同之间的争议是冻结注册银行泰海核电的存款。即625.55万元,或者扣押并扣留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青岛川新实业有限公司的一位人士告诉北京新闻,台湾核电公司拖欠该公司每年超过6亿元的滚动款,并在两个月前法院发布后付清。判断。至于拖欠欠款的原因,工作人员表示,关于台湾海峡核电的声明是公司的资金周转困难。

今年3月初,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人民法院申请冻结山东成龙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冻结被申请人烟台曼尔石化设备有限公司和烟台泰海银行存款曼努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万元或查获并扣押其相应价值的财产。

公司发现,烟台泰海曼努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烟台泰海核电”)的全资控股股东为台湾SMD核电。台湾SMD核电年报显示,烟台泰海核电是其一级子公司。 2018年,净利润为3.97亿元。

泰海集团陷入财务困境,没有财产可供执行

作为泰海核电的控股股东,泰海集团目前的融资情况不容乐观。

新京报记者获悉,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近日发布(2019)上海0115执行执行文件第6921号,显示烟台泰海曼努尔核电设备有限公司,烟台曼努埃尔高温执行人合肥有限公司,烟台泰海集团有限公司,王学新,无银行存款,房地产,车辆,证券等财产可供执行。申请执行人平安国际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也未能提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法院对强迫人员名单和对高消费的限制采取了制裁措施。

法院指出,在执行程序完成后,被执行人仍有义务继续执行现行法律文书。如果申请人发现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他可以向法院申请恢复执行。

根据2018年泰海核电年报,烟台曼努高级合金有限公司是台湾海峡集团控股的公司,王学新是公司董事长。

目前,台湾海峡集团持有的泰海核电股份已经大量抵押和冻结。

根据台湾核电7月12日的公告,泰海集团共持有该公司37.8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43.54%。泰海集团持有的公司股份被掠夺3.42亿股,占总持股比例。 90.63%;公司持股比例为3.66亿股,占公司持股总数的96.81%。

与台湾的核电一样,台湾海峡集团也被合伙人起诉追债。

“新京报”记者获悉,今年7月,在湘乐红和泰海集团私人贷款纠纷的案件中,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泰海集团已从中返还3779.5万元。项目。

判决显示,泰海集团向翔乐红的借款可以追溯到2014年泰海核电在股票市场上市。当时,为完成丹戎股份的重大资产重组,泰海集团向向乐红借款,并承诺根据保证收入和丹戎股票的利润分配向向乐红支付融资成本。在36个月的限制期届满后,向乐红敦促台湾海峡集团偿还贷款。泰海集团拒绝以经营困难为由偿还贷款。双方签署了《和解协议》,但仍然存在关于贷款本金金额和违约金数额的争议。

最近,向乐红的律师告诉“新京报”,台湾海峡集团单方面对融资偿还贷款的答复也很困难。律师表示,在法院作出判决后案件尚未到期。虽然祥乐红芳尚未收到台湾海峡集团的还款,但尚未提出执行申请,如果到期将立即采取行动。

c346-icmpfxc3527850.png

自助:泰海集团赢得50亿战略投资

在紧张的资本形势下,台湾海峡集团正在寻求外援。

7月,泰海集团由烟台市人民政府领导,并与四家投资机构《投资意向书》签约。投资者打算对台湾海峡集团进行战略投资。据披露,四家投资机构拟投资50亿元进行战略投资。四个机构是烟台元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中通基金管理(深圳)有限公司,中俄能源合作投资基金管理(济南)有限公司和中俄合作开发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

本轮泰海集团的战略投资方面势头强劲。其中,烟台元和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是烟台市财政局下属的投资公司;中俄合作开发投资基金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国家电力投资集团和中国核工业的基金设立计划。该集团等公司发起成立第一期100亿元,总规模为1000亿元。

然而,在公告中,泰海核电还表示,上述协议是一项有意的协议,并且有可能改变实施和实施。

今年4月26日,泰海核电宣布拟向该银行申请60亿元人民币的信贷。

件正常,盈利能力和偿付能力较好。由于业务发展和企业规划的需要,它已获得金融机构的一定信用额度,有利于公司现有业务的持续稳定发展。

据公开资料显示,去年12月,泰海集团已完成增资扩股。

中核集团香港兴业基金有限公司以15亿港元的价格认购台湾海峡集团新注册资本27,906,900元。增资完成后,台湾海峡集团的注册资本将增加至人民币5790.6万元。中国核工业基金将持有泰海集团48.19%的股权,成为台湾海峡集团的单一最大股东。

去年12月24日,泰海核电宣布已与中核核工业基金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并表示泰海核电的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未发生变化,即,控股股东仍为泰海集团,实际控制人仍为王学新。

8月21日,“新京报”记者审查了工商信息,并注意到在完成上述工商变更后,中国核工业基金在今年3月和4月发布了泰海集团的股份。民生商业银行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和北方国际信托有限公司的股份数量分别为1401万股和1390万股。

根据台湾核电公司于7月15日的公告,泰海集团已从中核香港实业基金有限公司收到总额4.5亿港元。

核电中央企业告诉“新京报”,国内核电产业链受政策影响很大。台湾核电遇到困难的一个原因也在这里。目前,核电重启政策已经解决,整个核电产业链有望被激活。从台湾核电的公告来看,台湾的核电也在努力把握这股春风。除了解决资金问题外,与中国核工业基金的合作也有着战略合作的意图。

关于台湾海峡集团7月份获得的战略投资,深圳证券交易所立即向台湾自卫队核电发出了一封关注函,要求泰和核电解释投资细节和中国此前的增资情况。核工业基金,包括台湾海峡集团目前的财务状况。流动性状况,补充四个投资机构投资台湾海峡集团的原因,解释了为什么中国核工业基金的增资尚未收回,表明投资50亿元是否会导致该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员。

截至发稿时,泰海核电尚未对深圳证券交易所的上述关注函作出回应。

主编:张恒